v65zp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ptt-第1375章 一個假設相伴-cwbeo

諜海王牌
小說推薦諜海王牌
华章接着说道:“另外两辆车,万人迷注意到,上面也都有人。其中两辆里面是四人,另外一辆车子里面则是两人。”
范克勤第一反应就是:“接人?”不过他跟想了想,又道:“这么高调?”
“重视?”华章其实最开始也没觉得什么。虽然说,单道林知道不少秘密,可是无论是职衔,还是身份,真的都不能算高。说到底也就是个副科长。
但话是这样没错,单道林却是那种典型的位置小,实际作用却非常大的人。如果是一般的副科级人物投奔过来,万万不可能这么重视。单道林就完全相反了。
范克勤看了她一眼,道:“重视,是对的。如果我是对方也一定会重视。可现在这种重视的模式不对。四个关键性人物,现在一下子去了三个,是不是有点不对劲了?留下的一个是什么意思啊?如果真要是这么重视的话,不如索性也别绷着了,要去就全去吧。留下一个算是什么啊?这反而不像是接人,而是三个执行,一个居中的特战指挥系统。”
华章皱眉,沉默了片刻,道:“这么说,好像也是。看看吧,是不是三个码头的原因?单道林毕竟是秘密来的,从哪个码头登陆都是有可能的。要让对方第一时间觉得受到重视,每一个码头,都有一个指挥官坐镇。”
范克勤道:“可能吧。但还是有点不对……兄弟们跟上了,对吧?”
“对。”华章答道:“万人迷第一时间联系了维修工,让他们跟上了。”
“等有了确切的消息,他们还会联络咱们的。”范克勤道:“做好准备吧,估计一会电话还会响。”
輔佐相公奪帝位:妾身六兒 如果囧
雷家大少 晴情
华章笑道:“希望能够得到准确点的消息,让咱们的判断也好有所依据。现在这样可是不大舒服的。”
“这几个人一定在谋划着什么。”范克勤道:“不然的话,不可能会有这些动作的……我感觉,说不定,我们现在是那只鱼,别人正在给我们下饵呢。”
华章道:“您的意思是,单道林其实是假象?对方在用这个假象,来对付我们?”
范克勤再次考虑了半晌,道:“我现在也说不准啊。总部那面,不是军统情报处调查的吗?那单道林叛逃的判断,还是有大概率是真的。毕竟情报处他们的水平什么样,我还是能够了解的。只是这一次面对的对手似乎也不太一样,因此我反而对他们的判断,有点说不准了。”
华章见此,帮他点了根烟,递了过去,道:“哥,如果就真的是你担心的那样,我们变成了鱼,对方在下饵,那这个饵,应该怎么下?如果是我的话……我可能会制造一个价值极大的假消息,假情报,把您从重庆引出来。比如说,我会让上海的宪兵队,指挥部,来回调动两次,跟着在最近来的一艘船上,伪装成有大人物,从日本本土过来。您感觉呢?”
妖妃難鎖
范克勤接过烟来,抽了一口,道:“你说的跟本地发生的事多么相像啊。调动宪兵队,指挥部几次。这跟此地那些出现的在码头上的明暗哨,道理是一样的。大人物从日本本土过来的假象,跟单道林可能来本地,也能够对应的上。”
说到这,范克勤笑了笑,道:“但关键是,现在单道林不是从日本来的,是从重庆来的。是在国统区。日本来的话,只要布置的精明,就可以制造一个有日本本土大人物前来的假象。可单道林是真实存在的,而且也确实失踪了……。”
范克勤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好似意识到了什么。瞳孔微微一缩,顿了顿,立刻又道:“失踪?”
“失踪?”华章重复了一句,道:“什么意思?单道林失踪?这是一定的吧。”
“不。”范克勤道:“如是我的话,单道林只要失踪就够了。我有一个想法,或者说是合理的假设。你看看啊,我如果要钓一个人,从敌占区出来,类似的方法就是选择一个重要人物。当然,重要人物指的不是多大的大官,而是关键性岗位的人。但这种关键性岗位的人,一定是经过最严格的考察才能入职,对不对?”
华章点头道:“对,这是必然的。”
范克勤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我想在短时间内,策反他,几乎是不可能做得到的。至少得有多次的接触。期间,还要精心准备大礼,而且还要恩威并施,一手甜枣,一手拿捏住把柄,才会让这种经过最严格考察的人,有可能投奔过来。”
拽丫頭誤惹惡魔校草 打死貞子
华章再次点头,道:“是这样没错。既然接受过最严格的审查,就意味着他能够让敌人拿捏得住的把柄,也会非常之少,需要精心布局,才可以让对方中我的圈套。”
重生之嫡女王妃 南光
范克勤弹了下烟灰,沉声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单道林就是如此一个,必然经过严格审查的人。可是我的目的,现在不是让单道林真的叛逃过来,而是让另外一个人上钩。用单道林做鱼饵,那就简单得多了。如果是我的话,我只需要让单道林失踪,就可以达到这个目的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华章听到这里,眨了眨眼,仿佛想到了什么,跟着说道:“您的意思是,就像现在咱们要让汪伪的某个人上当,给他下一个套,比如说单道林是汪伪的,作战会议室内业科长。我根本不用策反他,只要把他悄无声息的干掉,造成一种他叛逃的假象就可以了。”
“对。”范克勤道:“你想想,这么干是不是事情就简单的多了。我甚至不用伪装什么现场,只要稍稍布置一下,能够不让人看出他是被人干掉就可以了。而一个作战室内业副科长失踪,一个知道那么多机密情况的人没了。那么伪政府会不会极为重视?首先会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就是,对方已经叛逃了。那我就要出动我下面比较精锐的人,把这个事情带来的隐患,彻底消除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