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9wnt人氣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-第441章 你可知我是如何的想你展示-fceqk

大唐掃把星
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
贾平安看看寝宫,发现装饰好像更精美了。
而且内侍和宫女也多了不少。
这个……
宫中的嫔妃都有份例,每个等级的嫔妃该有宫人多少,装饰如何,甚至每日的餐饮多少都有规定。
可阿姐还是昭仪,竟然就多了许多人手。
看样子是成了李治倚重的助手。
“恭喜阿姐。”
武媚笑吟吟的道:“你倒是眼尖。”
她淡淡的道:“此事无需大张旗鼓。”
后世有人说武媚就是靠着姿色上位,那简直就是胡说八道。
若是论姿色,武媚在宫中进不了前五名,她的年岁也不小了,哪里来的优势?
而且武媚的身后并无靠山,无法给李治提供帮助,那么她靠什么上位?
能力!
豪门重生之驭鬼千金
以及身份!
能力不消说,武媚的手段连贾平安都不敢去尝试。
而身份,武媚并非世家门阀的背景正好契合了李治打压世家的思路,于是二人就成了一对政治上的伴侣。
“你此次回来……”武媚的眼中闪过厉色,“人做事要有分寸,该退让便退让,但有些事却要跋扈些才行。你回来了,就该告诉许多人。”
小老弟,去搞事吧!
贾平安干笑着。
我已经搞完了!
一个内侍从外面过来,见到贾平安后先是一笑,然后说道:“昭仪,武阳伯先前带人闯入了刑部,打伤两人。”
收拾他吧。
武媚惊讶的看着贾平安,“干得好!”
“一般一般。”贾平安谦逊的道:“我只是仗着阿姐罢了。”
“以前我们都艰难。”武媚长眉微微一动,“如今我也能为你遮蔽些了。”
她看着贾平安,眸色温柔,“你可去看看卫无双,还有苏荷。”
长腿妹子……娃娃脸!
贾平安心中火热。
等他走后,王忠良急匆匆的来了。
“昭仪,皇后那边说外男不好进宫。陛下让你……”
“让我什么?”武媚冷冷的道:“她的舅舅就能进宫,平安为何不能?”
我也不知道啊……王忠良干笑道:“那毕竟是亲舅舅。”
武媚淡淡的道:“我认为他是阿弟,那么他就是!”
王忠良回去复命,周山象低声道:“昭仪,和陛下顶撞毕竟不好。”
武媚回身,“平安为我杀人!”
这一刻,她的眸中全是威严。
……
贾平安被内侍带着去了蒋涵处。
“寻卫无双?”
宫人冲着里面喊:“无双,武阳伯来寻你。”
正在蒋涵那里做事的卫无双愕然,“他竟然回来了?”
这里是宫正的值房,一般人不敢来传八卦,所以她还不知道贾师傅归来的消息。
蒋涵也楞了一下,眼中多了喜色,“请他进来。”
有人说道:“宫正,这不好吧?”
俺们一群女人,他一个带着家伙事的外臣进来,瓜田李下的。
蒋涵淡淡的道:“什么不好?心思龌龊的人才不好。”
贾平安进来了,微微垂眸,只是看了卫无双一眼,然后行礼,“见过宫正。”
何處是岸
蒋涵一年前就得了武媚那边的话,所以此刻看着贾平安的目光中有些慈祥之意。
“说说如何回来的?”
这和你没关系吧,难道……贾平安想到了娃娃脸,心中不禁暗喜,“此行……”
龙翔大明
他缓缓说着自己此次漠北之行的经历,那些宫女内侍听的出神,外面进来人都不知道。
“……最后木巴举族归附。”
贾平安说完,就见那些人各种姿势……有人身体前倾;有人坐着双手托腮;有人趴在同伴的背上……但都有一个共同点,都在盯着他。
果然是英雄!
蒋涵看看卫无双,想到了武媚的建议。
刚开始她是有些不愿意,想着苏荷这般乖巧可人,为何与人一起……
夜店天王 惋紅曲
但贾平安这般了得,这样的男人,就算是苏荷一人嫁给她,以后断然也不会只有一个女人。
这个时代女子也是一种资源,有本事的男人多妻妾,大摇大摆的在家中弄几个夫人。没本事的就是一个妻子。
卫无双……当年卫家和苏家曾经是邻居,后来和苏荷一起进宫,还交好。
而且卫无双的性格不是那等藏奸的。
瞬间蒋涵就想到了许多,微笑道:“武阳伯此来,武昭仪可说了些什么?”
阿姐说让你把小棉袄交出来……贾平安说道:“昭仪说让我来看看她们。”
卫无双马上就成了面瘫脸。
你看到了,回去吧!
蒋涵也笑了,“无双出去转转。”
卫无双木然出去。
贾平安跟在后面。
二人就在外面转悠。
“我给你带了好些东西,有漠北那边的特产,还有这一路采买的东西,都在后面。”
贾平安侧身看着她,从上到下。
那双大长腿啊!
卫无双板着脸,“我在宫中……不要,你给了苏荷吧。”
这便开始谦让了?
贾平安看到周围没人,就悄然握了她的小手。
卫无双触电般的挣扎了一下,贾平安却握的更紧了些,低声道:“我在漠北一直想着你。”
卫无双的脸都红了。
这人果真是无耻……握着我的手就不放,我该一脚踹飞他!
可直至贾平安松开手后,她都没动手。
“我回去了,回头媒人去卫家,你可有什么话带去的吗?”
卫无双背身而立,“没有。”
这个小贼,就喜欢戏弄我!
但他却从不曾轻薄我!
今日握住她的手,是贾平安这几年对她尺度最大的一次亲密。
我该恼怒的,但武昭仪都说了,我……
卫无双回身,见贾平安昂首,得意洋洋的往宫外去,不禁又恨的牙痒痒。
“恭喜你了无双。”
交好的宫人先前偷窥到了贾平安牵她手的一幕,就出来道贺。
卫无双木着脸:“哪有什么恭喜?”
……
感业寺。
“幺鸡!”
苏荷的脸上贴满了纸条。
好人在下手摸牌,皱眉道:“幺鸡。”
苏荷透过纸条的缝隙看了她一眼,“跟着我打!”
好人噘嘴,“是摸到了。”
一圈过来,轮到苏荷摸牌了,她摸了一张牌,反手拍在桌子上。
“绝幺鸡!”
她恼火的拍拍桌子。
“今日运气不好,不打了。”
有人欢呼着来接替,苏荷起身去了外面。
死亡追蹤
禁苑里,阳光从枝叶的间隙洒落在地面,苏荷穿着小巧的鞋子,就踩在了那些斑驳的光影中。
她一路到了根据地,那个无烟灶一年未用,竟然都长满了草。
她把草清理了一番,突然蹲在那里发呆。
“我清理了有何用?”她抬头看着天空,蓝天很蓝,“武阳伯去了漠北,等他回来时……姨母说要好几年。”
“我能等他啊!可是……可是他会娶妻生子,我是女尼,还是宫中的女尼……”
“你其实也能成亲生子的。”
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苏荷猛地蹦起来,身体一僵,然后缓缓回身。
贾平安就站在一棵树边,坏坏的笑着,“苏荷,可是想我了吗?”
苏荷先是一怔,接着眼眶就红了,疾步跑过来。
这……
贾平安伸开双臂。
苏荷跑到一半时,突然觉得不对劲。
我为什么要跑?
她止步,然后眼中含泪的笑道:“武阳伯。”
这熟悉的声音,就好像以前他来送修炼物资时遇到时一样。
贾平安有些遗憾的笑道:“可是没修炼物资了?”
“是呀!”
苏荷看着他,发现变黑了,但眼中的那种熟悉的坏笑,却依旧如故。
风雨人生路
“你怎么回来的?”
苏荷想到了姨母的话,“姨母说你要好几年才能回来。”
所以你坐在这里凭吊我们之间逝去的青春?
“我在漠北时,本想按部就班的慢慢立功回来。”贾平安深情的道:“可只要一想到你在感业寺里孤单,连肉都没有,我就寝食难安……”
呀!
名门第一闺秀 麋鹿不迷路
这人怎么能这么说?
苏荷脸红红的,但却觉得心中格外的松软,整个人就像是踩在了厚厚的被褥上。
修真之家族崛起 东坡菊士
他会不会是无双说的口花花?
苏荷仔细看去。
“所以得了机会,我就跟着一起出击,和那些叛逆厮杀……”
这妹纸好像段位高了些,竟然开始揣摩人心了。
她想揣摩什么?
苏荷一直在姨母的庇护下过的无忧无虑的,但并非是无脑女。她以往也说过,来到了感业寺后,宫中说蒋涵为她徇私的话就没了,由此可见她知晓这些人心鬼蜮,更愿意来到感业寺为姨母分忧。
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子啊!
她多半在揣摩我是不是在哄她。
“……那一战我一马当先,那些叛贼知晓被擒必死无疑,于是豁出命了疯狂的砍杀……”
对付女人的怀疑,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的思路改个道。
他竟然这般凶险吗?苏荷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若是卫无双在,定然会非常的冷静……因为贾平安这个大活人就在眼前,说明那些厮杀压根没事。
“……我一刀剁了一个叛贼,敌酋就派了个勇士来,那勇士手持长枪……”
苏荷的脸又红了,却是担忧和紧张导致的。
这么纯的妹纸啊!
贾平安说完,飞快的捏了她的脸颊一下。
他又调戏我!
苏荷鼓着脸。
贾平安板着脸道:“你又瘦了。”
“我这一年都没有修炼。”
那么辛苦?
“我此次给你带来了北方的牛肉干,好吃的飞起。”
“在哪?”
苏荷的眼睛都亮了。
贾平安含笑看着她,心想她若是想吃肉,以蒋涵的身份,让运送补给的人每次给她带些来有何难?
她是因为我去了漠北而放弃了修炼。
晚些回到了感业寺里,那些女人看到他不禁都欢呼了起来,然后低头。
“一万!”
“碰了碰了!”
“东风。”
“红中。”
一个女尼遗憾的下桌了,“住持,该你了。”
我……我没打!
苏荷板着脸,“玩物丧志,不像话!”
贾平安狐疑的看着她。
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……
卫无双和苏荷相对而坐,另外的二人是鸿雁和三花,随后麻将打起,孩子丢在一边不管……大老爷们下衙回家也只是敷衍的喊一声夫君回来了。
……
贾家,杜贺站在院子里说道:“我才去了火星湾回来,这家里也没人洒扫了,阿福出来也没人管了,这是要散了?”
一群仆役被训,王老二抬头,“管家,这不是因为有人上门来寻事,大家都只顾着拿东西打人,院子里自然乱了些。阿福……阿福一爪子把那人都抓哭了……”
“你还有理了?”杜贺板着脸,“郎君乃是武阳伯,更是大才槃槃,咱们作为仆役,就算是郎君不在家,也得把家里给撑起来,不能让外人笑话。打架为何不叫坊卒?”
王老二干笑道:“有人来帮忙,没用上坊卒。”
外面有人在喊,“王老二。”
“来了!”王老二出去。
“武阳伯人不在了,可没他哪来的豕肉吃?这等外面来惹事的只管喊一声,咱们道德坊的一起上手,弄死他们!”
“家中有阿福就够了。”
王老二矜持的装比,仿佛阿福就是个无所不能的高手,哪怕是李敬业来了,也会被它一爪干掉。
阿福在院里摇摇晃晃的转悠,爸爸不在家,它也懒了,不想动。
隔壁的召唤它也不爱去,整日不是在外面瘫着,就是在树上待着。
突然,它的耳朵动了一下。
阿福缓缓走了过去,疑惑的侧耳倾听。
它突然冲了出去,正在外面和坊民装比的王老二被撞了个踉跄。
阿福冲了出去。
“阿福!”
王老二伸手去抓。
刚抓到阿福的后颈,阿福猛地回身,一声咆哮后,猛地抓来。
王老二及时松手,心有余悸的道:“差点……阿福!”
阿福一路狂奔而去。
我竟然到了三国
“阿福跑了!”
杜贺出来踹了王老二一脚,骂道:“郎君回来看不到阿福,弄死你!”
一家子在后面狂追,“阿福!”
阿福充耳不闻。
突然它止步了,人立而起。
杜贺只觉得心跳加速。
只有在迎接贾平安时,阿福才会这般。
马蹄声传来。
“阿福!”
贾平安下马。
笑着伸手。
阿福拼命的跑,一下就把贾平安撞倒在地上,然后趴在他的身上,嘤嘤嘤的叫唤着。
杜贺等人跑来,见状不禁惊喜交加。
“郎君!”
“武阳伯回来了!”
道德坊都沸腾了,坊民们纷纷出来。
“武阳伯竟然回来了?”
贾平安爬起来,揉揉阿福的头顶。
“平安!”
都市血狼
表兄今日得了消息,却因为手头上的事儿脱不开身,紧赶慢赶的,终于赶了回来。
“平安!”
杨德利眼中含泪,抓住他的双臂查看着,“可还好?”
一番寒暄后,贾平安拱手,“多谢各位高邻,回头喝酒。”
到了家中,王学友等人也来探望,王氏带着大丫来了,“大丫,叫人。”
大丫却有些害怕。
“叫叔父!”
贾平安笑吟吟的摸摸大丫的头。
“叔父!”
贾平安把礼物分发了,拒绝了去那边吃饭的邀请,先去洗了个澡,出来就看到了一身火红的高阳。
三花站在边上瑟瑟发抖。
鸿雁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。
一年多不见,高阳的脸盘子看着更白嫩了些,而且……凶也很凶。
那双凤眼瞪着,嘴起噘,“你为何不去寻我?”
一开口不是问你为何能这么早回来,是怎么回来的,而是问这个。
果然是高阳,只是看着她的眼中有火气?
贾平安笑道:“我今日刚回来,一直没有洗漱更衣,怎好去公主那里。”
高阳瞪着他,“我才将得了消息,有人说是宫中的武昭仪吹了枕头风,这才让你回来,可我不信!”
我心中的小贾,就该是一路碾压着回到长安!
贾平安一怔,心想这是哪来的怪话?
“朝中有长孙无忌等人在,那枕头风如何吹?”
高阳点头,“那你是如何回来的?”
“就是……”
贾平安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。
高阳的面色有些紧张,但更多的却是骄傲。
我的小贾,就是这般出色。
“长孙无忌那条老狗,迟早没有好下场!”
高阳冷笑道:“还有褚遂良,长孙无忌想说的话都由他来说,还以为我不知道。上个月我进宫见皇帝,路上遇到了他,他冷哼,我就骂了他……”
我的姐,你咋就那么猛呢?
“你骂了他什么?”
高阳得意的道:“我骂他就是跟在长孙无忌的屁股后面转圈,长孙无忌说什么就是什么,他自家却毫无主见。我还骂他陷害忠良,迟早不得好死!”
“公主……”
高阳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,为此不惜激怒褚遂良……
你这般!
贾平安真的是感动了。
“后来褚遂良还在皇帝面前告状,可皇帝却说……”
高阳笑的很是惬意,“皇帝说褚相雅量高致,为何与女子争执不休。那褚遂良的脸都红了。”
她突然皱眉,“你黑了好些。”
“是啊!这一路风吹日晒的。”
这年头也没什么防晒霜,加上他急着回长安,于是就一路狂奔。
高阳咬着红唇,回身看着三花和鸿雁,“我和小贾有要紧事要说,你二人出去。”
三花抬头,觉得不对劲,但不敢置喙,就和鸿雁出去了。
“什么话?”
贾平安往卧室去,准备穿一件外裳。
可高阳竟然跟了进来。
门被关上了。
贾平安回身,看到了一个面色绯红的高阳,那眼中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“小贾……”
一股香风扑了过来,丰腴的身体把贾平安撞倒在床上。
“公主!”
“你可知我是如何的想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