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yrrm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-第二百八十九章真真假假分享-pj8dk

秦先生他又寵又撩
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
南意棠是从来没有见过夏明涵有跟哪位女性有过密切的关系的,甚至,除了自己的哥哥之外,夏明涵交好的人都并不多,以致于南意棠都曾经想过,夏明涵跟南意扬是不是有什么。
如今南意扬早就已经没了,夏明涵能够放下过去的事情,好好的去重新生活,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“我母亲知道我今天要过来探望,还跟我说了,要让我转交她炖的汤带给你,你尝尝,味道应当是很不错的,也很补身子。”
“真的是太谢谢伯母了,这么有心的礼物,让我都不知道应该回什么好了。”
“不用太在意这些。这是我母亲的一片心意,你愿意收下就好。”
唐佳音将补汤盛了一碗出来,递给南意棠,“你尝一尝味道怎么样。”
南意棠喝了一口,称赞道:‘确实是很不错的。’
“知道你喜欢,我母亲一定很高兴。“”
唐佳音在看南意棠的时候,脸上总是带着这样淡淡的微笑,是很友善的笑容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南意棠总是觉得有些不怎么舒服。
“你住院,一个人吗?”
“是啊,我一个人。”
“总得有人在这里照顾着才行。现在外面不太平,你又是一个女孩子。”
“不太平?是有发生什么事情吗?”
極品女相
“你不知道吗,今早上我们过来的时候,路上堵车,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后来下车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西郊那片的垃圾场里发现了一具烧焦了的尸体,面目全非。这事已经上了新闻了,现在都可以搜索到,据说是那句尸体除了被烧焦之外,身上还有刀伤,很有可能是先被人杀害之后才被焚尸的,很可怕吧。”
“最近这种事情不少,的确是不太平。”夏明涵说道:‘棠棠,尤其是你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’
“我知道了,我一定注意。”
南意棠知道夏明涵指的是什么,虽然还不至于怀疑那具尸体和她有关系,但十有八九也是担心南意棠这招摇的行为也会落得此下场。
唐佳音却不知道是在想什么,深深的看了南意棠一眼,眼中似乎有什么莫名的情绪,不过当南意棠真的看向他的时候,唐佳音的脸上只有这样无害的笑容了,南意棠想要探寻的,都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的了。
唐佳音和夏明涵并没有停留太久,便离开了。
“你在想什么?”
秦北穆回来的时候,发现南意棠看着门口发呆。
“刚才夏明涵在的时候,难道说了什么吗?”
“高煜铭的尸体,你是从火场里拖出来之后,就挪去墓园跟他的父母合葬了吗?”
溺爱豪门新娘
“埋的是骨灰。怎么了?夏明涵和那个女人,说了什么?”
“他们说,有一个身上带着伤口的烧焦的尸体被发现了,而且,还上了新闻,我手机不在身边,你快查一查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如果高煜铭的尸体,已经成了一捧骨灰,埋在了坟墓里,那么,为什么又会出现那具尸体呢?那具尸体是谁?
天武超行者
“你别急。”
秦北穆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,一查果然发现了这个被闹大了的新闻,如今已经在很多地方传的如此的沸沸扬扬了。
因为那是一具被烧焦的面目全非的尸体,根本已经无法辨别出样貌,没有基因库里的数据资料,也无法判断出这个人的身份,所以引发了很多的猜测。
官方透露出来的消息是有限的,只说了这个人的身上都被锋利的刀具次出来的伤口,却并没有说伤口的位置,有几处。
何乃太多情 清酒茶凉
南意棠刺了高煜铭两下,一下在肩膀,一下在心口,正中心脏。
秦北穆的尸体,是秦北穆亲自确认了的,是不可能出错的,那个人不是高煜铭。
可是,如果非要有人仿冒高煜铭的身份的话,是很难被戳穿的,因为高煜铭的父母都不在了,亲人也是寥寥,基本上没有办法可以确认到底是不是有人冒充他。
这是个很棘手,却又很妙诀的事情,或许,这就是为什么送死的那个人,必须是高煜铭,死在南意棠的手上的那个人,必须是高煜铭。
近身兵王 青光楚辞
“这个人,不是高煜铭,我确定。”
“可是,在这个时间点,这个人的出现,绝对不是巧合。”南意棠抓住了秦北穆的手:“我们必须早做打算。”
“现场的所有的证据,都已经被处理干净了,更何况,那一场大火过去,很多东西都已经被燃烧成了灰烬了。不过,这些证据是没有了,但假的证据,如果有人非要造出来,只怕……我们也拦不住。”
病态关系 吹尘埃的风
劍淩諸天 天同
假的尸体都能出现,假的证据,就更不在话下了。
霸道校草霸道愛 安婕兒
南意棠很早的时候,就知道,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,哪怕是在他们丝毫都没有防备的时候时候,那些人就可以心思缜密的布下天罗地网了。
“不过拦不住也没有什么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。”
秦北穆并不畏惧,将南意棠给搂在怀里,轻轻的拍着她,“莫怕,有你夫君在呢。”
“我不害怕。”南意棠看着自己这双手,上面似乎又浮现了血色,“我只是不明白,那个时候,我怎么就那么不理智的,那么做了呢?我真的不明白。”
事情发生的时候,南意棠就觉得一切都很不真实,跟做梦一样,现在时间久了,她对于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,就越发的觉得糊涂,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一般,模模糊糊的,全然看不清楚。
“当时你太激动了,想不起来,就不要想了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“高煜铭的尸体,是什么样子的?你见到的时候。”
“烧焦了一半,只有半张脸还能辨认了。”秦北穆顿了一下,“你在怀疑什么?你觉得高煜铭没有死?”
“不是。我现在,甚至觉得我到底有没有碰到高煜铭,当时发生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。什么时候是真的,什么时候是假的,我快要分不清了,现在,是真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