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vgd7优美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-第一百零四章 天啓分享-wkdl2

迷途的敘事詩
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
“那你有打钱给他吗?”
夏冉似乎是颇感兴趣的问道。
错爱成真
“都说是段子啦……”少女挥了挥手,“你觉得我像是这么傻的人吗?”
“也是,虽然明知道你不是我,也一点儿都不像我,但如果真的这么笨的话,我就得考虑一下怎么隐藏这段黑历史了……”夏冉想了想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只是说出来的话有些危言耸听。
“哈?你在说什么,什么我不是你、我不像你的……”夏苒不是太能够听明白这段话的意思,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恶寒。
这又是什么心理话术吗?
想要通过故弄玄虚的话语,来勾起自己的好奇心,好重新夺回主动权?不行不行,自己可不能够这么轻易上当,思绪电转之间,这个女生觉得自己明白了关键。
“没什么。”年轻僧人对着少女摇了摇头,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,接着像是在转移话题一般的正色说道,“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?这个世界的未来走向,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间……”
“唔……大师你的脸皮可真够厚的,明明都已经被我识破了,居然还能够当作无事发生的继续行骗吗?”少女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,眼神也瞬间切换到了鄙视模式,不过除了鄙视之外,还多多少少有一丝钦佩。
果然是这样!
这个搞笑的骗子居然还没有放弃,还是准备继续忽悠她,甚至于连那套搞笑的骗术都没有打算换,被拆穿了都还打算继续用……这到底是对他自己的智商太有信心了一些,还是太低估了她的智商一些?
“什么识破了,那都只是你觉得的而已,我可没有承认。”
夏冉却是再次摇了摇头,一副“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”的语气。
少女却是差点儿笑出声来,这算什么?理直气壮的强盗逻辑?只要不承认自己是在行骗,那么就不是行骗?
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就改变主意,毕竟这种骗术真的是太老套了,要是这样子都能够上当受骗的话,她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智商……抬起白皙纤细的手腕看了一眼,夏苒装作突然发现时间不早了的样子:
“哎呀,都已经这个点了,我也要准备回去了……所以这次就这样吧,大师,先拜拜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年轻僧人默默的看了一眼少女白皙的皓腕,光洁如玉,滑腻如脂,不过重点不是这个,而是那手腕上根本就没有手表。
收回前言,某种意义上,她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像自己的……
仿佛是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,他也没有再说些什么,只是轻轻双手合什,轻轻点头示意:“既然如此,那你便去吧,不过事先说好,我已经给出了选择,只是你主动放弃了,所以接下来就由我来安排这个世界了,没有问题吧……”
“好好好,随便你了,大师。”
果然还是不愿意放弃啊,亦或者是觉得下不来台,只能够硬撑着装傻?夏苒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不过也不在意,只是客套的挥了挥手,就准备溜走。
和这个陌生人说的够多了,要不是现在已经放假,绝大部分的同学都已经离校,教学大楼里也是空空荡荡的话,那么估计现在都已经被人围观了……搞不好的话,还会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传言。
“小苒,你怎么还没有走?在这里干什么?”
这个时候,有个熟悉的脆生生的声音在身后传来。
夏苒微微一愣,回头看去,发现一个扎着单马尾的女生,穿着和自己身上的蓝白色制服一般的老土校服,正抱着一沓厚厚的习题集,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庄亲王福晋
虽然穿着老土款式,仿佛莫名其妙全国统一的校服,但是还是那句话,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,套个麻袋都好看,这个女生自然也不例外,她眼镜后的那双清亮的眸子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了一丝疑惑之意,奇怪地看着自己的好友。
小苒是在等自己?
应该不会吧,毕竟她可不是这么有良心的人来着。
“当然不是在等你了,就是刚刚看到这个很有趣的骗……很有趣的大师,所以就和他谈了一下……”夏苒的确是一点儿都没有在意自己好友的心情,随口的解释了一句,表示自己的确不是在等对方。
那个女生也不在意,毕竟早就知道夏苒的性子,她只是很疑惑的看向后者指向的身旁的空气,皱着眉头:“什么大师?”
“就是这个啊……咦?人呢?”
少女转头看去,却是发现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年轻僧人,早就已经不见了影子,顿时脑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,整个人都一下子呆住了。
“等等,刚刚他都还在和我说话的啊!就在我身边这里站着来着,茜茜你刚刚肯定也看到了的吧,怎么会一下子就不见了呢?”
她完全想不明白,自己刚刚都还在看着那个骗子和尚来着,而茜茜也是在走下楼梯转角之后才看到自己,并且出声和自己打招呼,而自己也是在那时候才注意到,然后转身看向楼梯的方向……
奪命追香
茜茜没有理由看不到就在自己旁边的那个人的吧!
而且这么短暂的时间,他能够藏到哪里去?
只是高中生的女孩子呆愣愣的看着长长的空荡荡的走廊,感觉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时代巨子 狂花非叶
“什么这个,哪有人啊,我下来的时候就只看见你一个人……”被称为茜茜的女生再次轻蹙眉头,不过紧接着就像是明白了什么,俏脸上马上浮现出了一丝气恼,“小苒,别闹了,你明明知道我最害怕的就是鬼故事,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子吓我……”
“鬼故事?”
夏苒一呆,反应过来之后,张了张口,却没有能够解释,既是因为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,更是因为她自己都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寒意。
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大楼外面,总觉得黄昏的天空之下的整个城市,或者说整个世界,都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……
就连夕阳的余晖,在这一刻……
都似乎变得诡异了起来。
……
……
“没办法了,就让小僧我来调节这颗星球的能量平衡吧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……这颗星球上的人可是有七十亿,小僧我的功德想必能够造出一座通天塔了……”
同一时间,一身黑衣的魔佛分身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,脚步看似闲庭信步一般,有种慢条斯理的感觉,然而却像是大地在托着他前行一般,一步踏出就是千百里的距离——
即使是有人与他擦肩而过,也完全不自知,就像是一般人很难确切感受到身边的一阵空气流动,而且他根本就是几步就离开了那座沿海的二线城市,来到了世界屋脊,青藏高原。
苍蓝色的青空一望无垠,被积雪覆盖的层层山脉如同玉龙盘亘在大地之上,峰顶的皑皑白雪在斜斜映照的阳光之下,反射着纯净的光芒。
拥有着超越四千米海拔的高度,也耸立着世界上最高的山脉,这是这颗星球上人类最后的希望之地。在夏冉的未来视之中,约莫在半年之后,这里就会被选中,开始进行一系列的绝密工程。
那就是方舟计划。
由中国主导建造,负责生产,而其他各国政府提供必须的原材料和人力措施,确保方舟计划的正常进行。在这期间,各国还会不断上演各种冲突,今天你招惹我一下,明天我回击你一下……
目的主要是为了维持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转,吸引人民群众的注意力,确保绝大多数人都被蒙在鼓里,认为世界还是那个世界,如此才能够维持生产与社会秩序不受影响。
而在暗地里,各国政府早就已经达成了一致共识,一边配合表演,一边心照不宣的推动方舟计划秘密进行,顺便利用最后的时间转移各种资源之类的。
坦白地说,这并不是错误的选择,因为要是不瞒着的话,那么在世界末日真正到来之前,人类就首先完成自我毁灭的过程了。因为在最绝望的灾难到来的时候,人们的内心到底会爆发出多大的邪恶,这是谁都不能够确定的事情。
但是就最终的结果来说,同样也是一言难尽,维持社会稳定生产,创造着各种生产力与价值的绝大多数人,可以说是供养了方舟计划的从头到尾,但是直到灾难来临之前,他们照样是什么都不知道,而是就这样子被抛弃了……
不过那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,现在就连世界各国都还没有真正确定世界末日的情报。
因为这个过程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,越接近末日的那个时间点,各种灾难就越是频繁而且剧烈,最终呈现井喷的现象,彻底超出地球自身的平衡系统的上限,使得整个自然生态圈都彻底崩溃。
可是在那之前,一些前兆现象总归还是比较温和的,而且也很难分辨出来它们和正常的灾害现象有什么不同,这种事情年年都有。
“方舟计划劳民伤财,毫无意义,果然还是得小僧出手普渡众生才行……”
在蔚蓝的苍穹之下,黑衣僧人在静谧的雪区高原平静前行,这一次放慢了脚步,一步踏出也就仅仅是千百米的距离,没有像是之前那样,几步就差点儿跨出地球之外去了。
不远处的山峰之上,凭借他的目力,可以轻易看到一座孤零零的寺庙屹立其上。
“就那个了。”
夏冉不是一个挑剔的人,也不打算继续寻找其他的寺庙,反正这座寺庙里貌似就有一口大钟。
很难想象在这样的一个苦寒之地,海拔极高的冰雪世界里,那些苦行的僧侣们是怎么在雪山之巅上建造起简陋的寺庙,还顺便铸成这样的一口大钟的……不过正适合夏冉的使用。
他本来的想法是随便在国内找间比较有名的寺庙,给这个世界的人传达一个信号就可以了……不过在认真的想了想之后,还是否决了这样的一个想法,毕竟他是一个很愿意体贴他人的好心人,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别人贸然带来麻烦。
几步上了雪山峰顶,夏冉的身影没有被寺庙里的人看到,虽然他也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到来,主要是那些苦行僧们在这个时候,都在寺庙里做着早晚功课,有着诵经声在传出。
声音不够宏亮,也不整齐,似乎就是大家各自念着自己的经文。
天山傳說 郎少主
但是却别有一番难言的韵味,那是真的投入了虔诚信仰的沙哑声音,杂乱的诵经声在此刻也好像带上了一丝禅意。
如果是真正的修佛之人,在这个时候,大概都会停住脚步,静静聆听,发自内心的感受着这一刻的美好才对,毕竟这是佛法,这是信仰!
只可惜,魔佛分身并不是那种一般人认知之中的佛陀,修的也不是佛法,而是他自己,所以根本就没有驻足,而是径自走向了简陋寺庙的后方,那里伫立着一座同样简陋的亭子,里面悬挂着一口大钟。
当——!!
在最后一丝余晖也即将沉入地平线之后,夜晚降临雪区的那一刻,突兀的有着雄浑的钟声响彻!
无比肃穆的钟声,在静谧的群山之中回荡,一瞬间就已经打破了静默,仿佛是使得整个刚刚陷入沉睡的世界直接就苏醒了过来。
前方寺庙里的诵经声戛然而止,好些穿着一身红衣,身形枯瘦,不知道是真的年老体衰,还是因为长年累月在风雪的世界里被摧残得提前沧桑得僧侣,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,有些愕然的看向四周。
他们面面相觑,却发现庙里没有少人……那么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跑出去敲钟?
当——!!
当——当——!!
钟声没有停歇下来,一声响过一声,越发的宏亮,而且当局者迷,它不仅仅只是在群山之中荡漾着,而是向着更外面的广阔天地扩散、传递了出去,最终同时在整个行星表面响彻。
仿佛是全世界的大气同步震动发出的轰鸣,宛若神圣之交响。
只不过人类的感知无法笼罩整个星球的范围,他们的视听实在是太过有限,所以并不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个现象,因此无论是在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国家,任何一座城市,任何一个角落,所有人都是愕然的抬起头来,茫然的环顾四周。
他们不知道是从哪里突兀的传来了这钟声,下意识的觉得应该就是附近的什么地方。
【书友福利】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,还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可领!
就连国家机构都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因为事发太突然也太仓促,大多数人都还一片茫然,出于经验认为就是自己所在的地方,附近哪里突然有人敲钟,怎么可能会第一时间意识到“出事了”、“这是世界级现象”之类的。
大概也要等不同的各地区甚至各个国家,互相确认了信息之后,才会发现这个现象的不同寻常。
钟声一声接着一声,在大气之中响彻,有人觉得烦闷恼火,受不住这样的骚扰,但也有人因此感受到了那种宁静致远的意境,不知不觉之中,情绪就似乎变得一片平静了下来。
但是无论如何,全世界全人类,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听到了钟声,这是确凿无误的事实。
而他们的心境也都受到了钟声的影响,这同样也是事实,钟声在这一刻仿佛化作了无形的媒介,通过特定而且共同的声音频率,深入灵魂一般的重重敲在七十亿人的心灵之上,也在他们的脑波之中插入了一条异常波段。
在这一刻,来自宇宙领域之外的怪物,魔佛分身亲自上场做了一个小手术。
手术的对象是……人类的脑波;
对象的数量是……七十亿。
同时开始,同时进行,同时结束,完满成功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钟声终于消失,可是余音似乎依旧在所有人的耳中缭绕着。而位于青藏高原之上的魔性菩萨,已经放下钟杵,抬起头来注视着无垠的天穹。
在他的视界之中,能够看到有肉眼不可见的光芒如星点般悄然溢出,无法计数的在行星表面接连升腾而起,先是汇聚成溪流,接着汇流成江河,最终化作浩浩荡荡一片汪洋。
那是蚁群意志的升华,全人类集体无意识之海。
阿赖耶……的雏形。